筑梦山河·贺兰山下的金戈铁马

宁夏,
这个中国面积最小的省份,
东临黄河水,西倚贺兰山,
被高山、戈壁、沙漠所包围,
像一片漂浮在苍黄之中的绿叶。

山的拱卫和水的滋润,
成就了宁夏平原“塞上江南”的富庶。

但在贺兰山东麓,
山前连绵的冲积扇,依然砾石遍布。
2013年,宁夏人马彦锋走进这里,
在荒凉的砾石滩上种植葡萄,
开拓出一块筑梦山河的试验田。

中国国家地理与卡特彼勒
联合呈现微纪录片
筑梦山河 · 贺兰山下的金戈铁马
(宁夏篇)

带你走近这块试验田,
去探究人们改变山河的梦想,
发现砾石滩化身葡萄园的神奇,
感受贺兰山东麓葡萄酒的醇香。

筑梦山河·贺兰山下的金戈铁马

贺兰山东麓 砾石布满亘古荒原

对于贺兰山而言,
它是宁夏平原的屏障,
削弱了西北高寒气流的东袭,
遏制着腾格里沙漠的东移,
又阻止了湿润的东南季风西进。

但是,每当夏季,
输送到宁夏北部的副热带高压边缘东南气流,
容易在贺兰山东侧的迎风坡方向,
触发强对流天气,
导致短时强降雨或暴雨出现。
于是,呼啸而下的山洪,
裹挟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和泥土、
冲出山口,在山前铺陈开去,
天长日久,形成了广阔的洪积扇。

大大小小的砾石层层叠叠,
在山前土地堆积出坚硬的外壳,
靠人力开垦种植,
无疑难上加难。

机械上场 这是一场改变荒原的工程

难题是砾石,
那就解决它!

贺兰山麓,机器轰鸣,
一台台Cat(卡特)大型挖掘机
开上洪积扇,
巨大的筛斗轻松挖开地面,
筛动土石,
黄尘弥漫中,
土石分离,
大块砾石被清理到一旁,
较小的碎石和黄土回填,
形成沙砾质土壤。

借助人类发明的工程机械,
千年荒滩,
终于变为疏松、透气的土地。
随着一道道整齐的种植沟出现,
这里,将成为
酿酒葡萄的家园。

葡萄与“葡萄” 都是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贺兰山东麓,地处北纬37度至39度,
与法国波尔多地区处于同一纬度。
这里日照充足、热量丰富、昼夜温差大,
是世界上酿酒葡萄种植的黄金地带之一。

清除大块砾石的土壤,
疏松、透气
非常适合葡萄扎根、生长。
一株株葡萄苗,
通过黄河水的滋润,
绿叶舒展,枝丫蔓延。
开始从无到有,
在贺兰东麓的大地上绵延。

马彦锋,Cat实干家,
宁夏葡萄酒行业的先行者。

一开始,
他便用Cat(卡特)大型挖掘机改造砾石滩,
那时还没有合适孔隙的筛斗,
他便画了草图跑到加工厂订做,
一个不合适,调整了再做,
反复试验,直到合用。

如今,当时用过的筛斗
还静静地躺在他的葡萄园中。他说。
“将来要做个高高的台子,
把这个筛斗放到上面,
让后来人知道,
我们是怎么艰苦地过来的。”

后来人,自然包括他三岁的小女儿。
她正深一脚浅一脚地
走在春日的葡萄园里。
她的小名,就叫“葡萄”,
恰如父亲对于这片土地的梦想和热爱。

从春分到秋分 演绎葡萄美酒的梦想

此时正值春分,天气已然转暖,
不远处,
Cat(卡特)迷你型挖掘机正在
一列列葡萄架之间忙碌,
挖出沟槽,整理土地。

棉被般的覆土,
刚刚保护葡萄藤
度过了贺兰山的严冬。
工人们小心翼翼地拨开覆土,
将藤蔓从土里拉出、绑蔓上架。
将埋于土下的葡萄藤从“冬眠”中唤醒,
这一过程称为“展藤”,
预示着新一年葡萄生长发育的开始。

再过几个月,
一串串葡萄就会挂满枝头,
沐浴阳光雨露,恣意生长。
待到秋分时节,
它们会被精心采摘下来,
在橡木桶里经历一道道自然转化,
变为醇美的酒浆。
仔细品来,
其中一定有着贺兰山阙
阳光和清风的味道。

9年时光、梦现山河。
贺兰山下的累累果实酿出了醇香的葡萄美酒,
摘取了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金奖、银奖
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大奖
而贺兰山东麓,
更是成为了中国重要的葡萄酒产区,
铺陈相续的洪积扇上,
年年绿意盎然、果实累累、美酒飘香。

贺兰山和黄河,
千万年来守护着宁夏平原,
更凝望着
山前这一幕幕巨变。
这是荒原的涅槃重生,
更是人们对梦想的不懈追寻;

卡特彼勒,
助力心怀梦想的人
前行不止。

实干成就梦想!
山河为证。

注册成为CAT实干家,即有机会抽取好礼!

立刻注册